主页 > 分享论坛 >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 >
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
2020-06-13



还记得去年从美国西岸传来的设计捷报吗?设计师姚彦慈以失智族群为发想而设计的《Eatwell》餐具组,击败各路好手,一举夺得史丹佛长寿中心(Stanford Center on Longevity)设计竞赛首奖,并在美国募资平台募款成功。

事隔一年,这回终于有机会和这位年轻女设计师相见,她正忙着和工厂联络、沟通,并预计近期推出《Eatwell》餐具。到底姚彦慈的设计梦是从何时萌芽,又为什幺选择为失智者设计餐具,只身在美的她如何看待设计市场,有什幺策略或技巧推广这项产品?快一起听听姚彦慈的设计旅程吧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《Eatwell》是一套以失智族群为发想而设计的餐具组,透过良好的进食设计改善患者饮食状态。同时,它也可以应用至其他族群,像是中风、视觉障碍、肢体障碍或幼儿。(Photo Credit:Eatwell)

对姚彦慈来说,人生所出现的事件似乎环环相扣,说起与设计的相遇,得从幼年开始,由于妈妈是美术编辑,进而启蒙她喜爱「美」的事物,甚至立志成为设计师。大学时期修读社会系,毕业后决定完成梦想,并申请旧金山艺术大学工业设计所(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,简称AAU)。透过扎实的课程和实作,理出自己的设计思维,而姚彦慈也发现这与过去所读的社会学相似,都是透过日常生活观察,挖掘「需要」,再进一步解决、改善现有的问题。

毕业后的她,一面成立工作室,一面参加新创聚会,同时与照护人员和病患交流,继续发展她在研究所设计的餐具组《Eatwell》。在因缘际会下,她参加了史丹佛长寿中心设计竞赛并获得首奖,除了造成广大迴响,也加速实现她的梦想。到底姚彦慈如何在美西研究、进行设计思考,就让我们从《Eatwell》开始聊起吧!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Q:你曾说设计是从观察日常生活开始,《Eatwell》餐具组也是这样孕育而成的吗?

A:对呀,对我来说家人是最重要的一部分,看到外婆为失智症所苦,加上吃饭是每天必做的事,为了想帮助她更容易进食、摄取更多营养,所以就顺理成章地想为她设计一款餐具。另外,透过研发过程的探访,也看到不论是照护人员或患者碰到的障碍,这些因素加起来就让我更确定这个族群很需要帮助。
Q:当初这件作品是因外婆而设计,后来外婆有体验过吗?

A:其实,外婆在我进行设计 1 年内就过世了。但是即使她已经过世,我还是很想继续这项计画,而且反而觉得应该要更早计画才对。

刚开始的我没有那幺积极,更多时候只觉得无能为力,认为自己能做的有限。后来,当我投入这项计画,我发现即使不是医生,但如果我能对医护人员及照顾者有更多了解,那幺对患者的帮助也跟着提升。

研究过程,我发现大部分的人都是碰到问题再想解决方法,比较少人会想如何避免,当我看研究报告后,我发现很多事是可以避免的。这次採访我告诉自己不要哭了,我跟外婆说好,之后製作完成会带去给她看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为了更深了解「长者」族群,除了参加相关年会、照护者互助会和阅读文献,姚彦慈也做足了功课,藉由陪伴,一面观察、一面倾听长者的需求和感受。(Photo Credit:Eatwell)

Q:为一个特殊族群设计实在很有挑战,妳当初花了多久时间进行设计前的研究?

A:一年有喔。在那期间像是阅读文献等,都是建立设计的背景知识。有一次我为了想跟某医生见面聊聊,甚至得先阅读他的着作,作足功课,才有机会得其门而入;还有我也参加像是长者年会、照护互助会等失智症支持系统,了解照护者实际的经验和患者的感受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忆起複赛当天,姚彦慈也兴奋地分享当时状况,由于之前有许多在众人面前简报的经验,也让她能不疾不徐地面对评审,精闢的传达《Eatwell》的特点。({Photo Credit:Eatwell)

Q:可以分享你参加史丹佛长寿中心设计竞赛的过程吗?

A:我看到比赛资讯的时候非常兴奋,立刻写信询问主办单位。参加竞赛的人真很多,包括史丹佛、哈佛、麻省理工学院等名校学生都有参加等名校学生都有参加。到最后,只有 7 组进入複赛,而且每组只能呈现 10 分钟。参加这场比赛对我来说是绝佳的机会,前一晚还高兴到睡不着觉!比较有趣的是,主办单位在赛前还担心我準备的投影片页数太多,再次跟我确认。

参赛前,我已在不少人脉建立的场合和新创公司的聚会中,分享给很多人听过,所以觉得比赛当天我觉得呈现地很完整。我总共花了 8 分半钟讲解完,剩下最后 1 分钟让他们提出问题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这几年,姚彦慈带着旗下的镇店之宝《Eatwell》参加不少新创聚会,建立人脉,推广设计,像是今年5月,她在全球创新平台Aging2.0简报(如上图),去年也飞至韩国参加泛亚论坛(上上中图)让《Eatwell》在各地的曝光度大增。(Photo Credit:Eatwell)

Q:那幺,获得设计首奖后,妳的资源有变多吗?

A:对我来说得这个奖就像赢乐透(笑)!

虽然我之前为这个设计努力很久,但还是缺少呈现的平台。史丹佛长寿中心除了是一个致力于老化研究的学术单位,还有一点很强的,就是人脉广阔。这个比赛,他们邀请许多有名望的单位,包括长期在长者产业深耕的权威,因为他们比较了解该行业的生态和设计的潜力,除此之外还有 google 、可口可乐等集团也在其中。对我来说,这个比赛就是将这些人集合起来,让我能在众人面前介绍《Eatwell》。
Q:除了这次获奖曝光,在美国你还用什幺管道让自己的设计被看见?

A:我一直都想尽各种方法希望《Eatwell》可以被看见,因为我相信真的有这个需求。我投入在这项设计很久,也想要更进步,不论是拿到回馈,或是修正意见也好。

主动出击的时候,多少都会遇到挫折,例如,你写信的对象很忙,不会回覆你。但是基本上,我看到任何人就会尽可能地聊《Eatwell》,我相信就算不是在这领域的人,有时也会讲出语出惊人的话,也会让我惊觉:『这点我怎幺没想过!』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不得不说,工业设计师完全是集许多技能于一身的职业,对他们来说,要经过不断试验、调整,才能有最好的作品,但事情还没结束,后端的行销和募资也是一大作业!(Photo Credit:Eatwell)

Q:在美国有许多女工业设计师吗?你觉得成为工业设计师需要具备什幺条件?

A:美国比较少女工业设计师,要成为工业设计师除了需要体力很好(说白一点是在卖命),还要格外细心,而我身为外国人,最重要的就是具备良好的英文沟通能力和人际手腕,像是 presentation ,如果能以「故事」呈现,就会有趣一点。

其实设计师没有大家想像中光鲜亮丽,尤其是工业设计师,我的学校最操的就是工业设计跟建筑系,工业设计的涵盖範围较大,要做模型、盖 3D、要有好 idea,要想 marketing、要讲故事,要了解生产规则、估价等。
Q:在亚洲做设计跟在美国有什幺不一样呢?

A:在美国有很好的一点,就是人们比较不会判断他人的想法,或是断定某人的作品是失败品,他们相信事情一定会有转捩点。

在亚洲,大家「比较」的心态居多,更多时候是踩着别人往上走(当然,也有不是的例子)。但是在美国,大家都满愿意分享自己的想法,虽然也有可能被嘲笑,但是他们不会因此断定某人的作品是失败品,因为大家都知道这都是发展和成长的过程。说不定某人的设计很有潜力,一旦投资者愿意支持,加入不少资金和人力后就会一跃而上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为了改善失智长者的进食状态,获取更多营养,在餐具设计上更要从小细节着手,每样餐具都是经过不断的实验和讨论设计而成,姚彦慈也曾透露这真的是呕心沥血的作品,运用课业与工作后的时间研究,让她几乎没有自己的人生(误)~(Photo Credit:Eatwell)

Q:《Eatwell》预计什幺时候生产,预计生产多少件?

A:我每天都在催厂商,现在已经在最后阶段,也收到最新试模。有鉴于成本考量,我们第一批大概会生产几千个。
Q:所以之后会推出餐具组的每一件餐具吗?

A:第一批目前只会生产 8 件餐具 ,我们还没有生产《Eatwell》的托盘,虽然有很多人询问,但是由于设计成本等因素,我们还在克服、考量中。
Q:这件作品在全世界受瞩目,有预计在台湾贩售的计划吗?

A:我们主要会在《Eatwell》online shop 贩售,欢迎有需要的人订购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为避免太多鲜艳颜色干扰失智长者用餐,姚彦慈也建议照护者能详细阅读说明,让患者在进食过程中使用单一餐具;而现阶段她和团队仍继续思考托盘的设计,使之符合大多数人的需求。(Photo Credit:Eatwell)

Q:有什幺小提醒给未来《Eatwell》的使用者?

A:我们不建议将很多五颜六色的餐具都放在患者面前,因为过多颜色会导致患者分心,而没有办法专心饮食。因此,我们鼓励照护者一次只要将一至两个餐具提供给患者使用,这样才能有效达到促进进食的效果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《Eatwell》的现身造福许多长者,而姚彦慈也说,不是所有问题都得靠设计解决,这或许也能让设计迷好好思考设计的初衷。(Photo Credit:Eatwell)

Q:我们发现像《Eatwell》这种帮助人的设计(有些人也称为社会设计),在台湾似乎较少设计师从事这类开发,你有什幺看法吗?

A:社会设计一直没有很明确的定义,範围有点广。其实也不需要定义这件作品是不是社会设计,只要思考这件设计会影响哪些族群。

我觉得台湾比较少人愿意设计,可能是因为市场太小了。当产品数量多,成本自然会降低,使用者也较有能力购买。除非设计师能找到国际间共通的问题,不然针对台湾的市场开发设计品,其实比较难做大。
Q:最后,请妳鼓励同样想以设计帮助他人的台湾设计师。

A:帮助人有许多种方法,不一定要靠设计才能达成。例如,募款、捐款等。

如果想把自己归类为「做好的设计」,来帮助某些族群,也不一定要投入社会设计,比如 iphone 不是社会设计,但它的出现确实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好,那这样子,算不算帮助他人呢?

我们必须要承认「设计」没办法解决所有问题,或是有些情况根本不需要设计。当我在长照中心发现失智长辈常穿反衣服时,到底有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情打造机器人帮他们穿衣?或许,建立一套服务方式,请邻居帮忙也可以,而这样的思考,可能有助大家思考产品设计真正的目的。
--
【设计大人物】为爱设计,《Eatwell》诞生!一探设计师姚
以设计洞见未来,掌握全球设计与建筑的趋势脉动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